是黨政同步,還是一馬獨大?

總統兼主席,府院黨全抓;憲政危機?台灣契機?

來賓

台師大政治系教授
資深媒體人

 

本集節目PODCAST(可下載至mp3播放器收聽)

來賓:

空大公行系教授 李允傑

資深媒體人 陳敏鳳

師大政研所教授 曲兆祥

資深媒體人 陳立宏

馬宣佈選主席

先前競選時,曾經表示當選後不會兼任國民黨主席的馬總統,究竟為何非要在此時兼黨主席不可?完全執政、佔盡優勢的國民黨,為何無法提供總統足夠的奧援?

馬團隊政策施展不開,真的該怪罪自己的立院黨團不配合?還是該怪國民黨內部的消極杯葛?或者,該怪自己精挑細選的內閣團隊?

還是,這次總統再度兼任執政黨主席,意味著國民黨內另一次主流與非主流之爭,就像當年李登輝與郝柏村、李煥之間激烈的權鬥,又將上演?

黨政同步?一人獨霸?究竟兼任國民黨主席後的馬總統,可以掌握哪些新權力?從黨公職提名、派系利益分配到政治獻金,以及親自主導未來的國共論壇走向,能做的事太多,但此後國民黨內還有人能幫他適時地踩煞車嗎?

黨主席的挑戰

國民黨主席,有何責任?從年底縣市長選舉佈局、黨籍立委的約束、清廉執政要求,以及扛起老舊黨機器包袱…這是一份好工作嗎?

馬總統正式兼任主席,國共論壇還能這麼玩下去嗎?馬胡真能相會?親上火線,馬總統在各項重大政策與決定上,還有Buffer(緩衝)存在嗎?現在總統親自「出馬」了,兩會、陸委會可以一邊涼快去了嗎?

101董座人選,許舒博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硬生生拔下,馬英九兼任國民黨主席之後,台灣地方派系政治生態會有何改變?馬真能改變國民黨嗎?當上黨主席的總統,能夠清楚區分黨的利益與國家的利益嗎?

權力高度集中後,誰來監督制衡?立委監督政院,但任命行政團隊的總統又可提名立委,那麼根本就沒人真的會受到監督,一切政治規則都亂了套?失控的總統,是否即將誕生?

府院黨權力一把抓的總統,對台灣來說是好事嗎?馬總統這麼做,會不會突顯了某些憲政制度問題的存在?

為何馬跟扁都走上同樣的道路?難道對台灣政治人物來說,一切權力必須全攬在手,才能做點事?究竟馬英九兼任黨主席,是徹底貫徹執政意志,還是可能會隨之出現更多阿諛人士、更多揣摩上意荒腔走板的政策?

馬英九兼任黨主席後,又希望能退居二線,這豈不是在開全國人民玩笑?馬總統需要什麼樣的建議?

 

新聞分類: 

There is 1 Comment

匿名's 的頭像

轉載一篇徐永明教授在自由時報的一篇評論.借用最後的一句話:"台灣民主仍然停留在人民選總統,但是總統喜歡當黨主席的階段,無法繼續大步走下去。"<澄社評論>一黨獨大 總統何須兼黨主席(2009-04-24) ◎徐永明最近一個關於馬總統是否兼國民黨主席的政治議題,閃而即逝,因為不讓現任主席吳伯雄難堪,所以相約兩個月不談,等到六月再議。有趣的是,媒體輿論也相當配合,隨即噤聲轉移焦點到其他買賣官的題目,忽略了馬英九想要兼黨主席的政治困境,以及其間所顯示的,台灣現行憲政體制的難題。從經驗觀察,如果馬英九果真兼了國民黨的黨主席,那麼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歷屆總統,除了過渡的嚴家淦,無分藍綠,每一位總統都兼了他們自己政黨的主席,也就是中華民國總統規則性地成為各自政黨中常會的主席,為什麼朝小野大的陳水扁會有兼黨主席的動機;而一黨獨大,幾乎控制大部分中華民國官位的馬英九,也有那麼強的慾望要將黨主席納入手中。許多人懷疑是權力集中的邏輯所致,或是施政不順的不安全感作祟,甚至是直接控制立法院的想法,不過如果權力基礎大小懸殊的歷任總統,都有那麼規則性的行為,就必須回到台灣中華民國憲法的雙首長體制來看,馬英九兼黨主席的考量,可能已經預視了:萬一選舉失利,劉兆玄下台後,對於新閣揆與內閣的控制問題。也就是說,馬總統兼黨主席的動機,是雙首長制的困境所致;而施政不佳,民間聲望低迷的劉內閣之所以能生存下去,也是拜雙首長制下,總統對於行政權控制薄弱的恐懼所賜。無論是因為年底的縣市長,還是明年的直轄市長選舉,劉兆玄下台對馬總統的權力使用是一大衝擊:上台的,無論是老一輩的吳伯雄、江丙坤;還是中生代的胡志強、朱立倫,肯定不是馬英九可以直接指揮的,至少要與人分享權力,而這個分享的機制從未建立,也可能一下子讓尚未連任的總統跛腳。或許,這個跛腳的恐懼,以及衍生而來,下一屆總統黨內提名的爭奪,才是馬英九亟欲兼黨主席的政治動機。問題是,這個外部控制,透過政黨的中常會來壓制行政院院會的決策權,乃至於矮化立法院成圖章的立法局,在在傷害台灣的民主品質,讓總統透過中常會主席來決策,卻無須負擔政治責任,民進黨與阿扁走過的老路,看來一黨獨大的馬英九也只能亦步亦趨。而台灣民主仍然停留在人民選總統,但是總統喜歡當黨主席的階段,無法繼續大步走下去。(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)